曼联|当梦剧场只有噩梦谁敢去期待未来?

主场比赛日的老特拉福德外,出现稀罕一幕:离比赛结束还有半小时,就出现退场球迷,一个,一堆……很快汇成人流,浩浩荡荡。“地震”冲击波,让球迷疏散。“震级”,标志在一墙之隔的比分牌。

0比5,曼联英超史上主场最大零进球惨败,而且是输给死敌利物浦。和惨败相比,索尔斯克亚(下文简称索夏)即刻下课都不算新闻——在很多红魔迷的心中,他早就该下课了。“震中”在球场,来自曼联不到一刻钟就两球落后、上半场即净负四球,来自对手在后40分钟切换到“自动驾驶”模式,依然满载而归。

恐惧感,会蔓延到本轮做客对热刺和下周做客对亚特兰大,更可能在下周末主场对曼城前达到顶峰。而一个已让球迷厌弃的主帅,还将呆在曼联帅位上。恐惧、荒诞,然后绝望,这就是现在的梦剧场空气中的味道。

但如果已发生的震荡还不够撼动冷漠高层,部分红魔球迷会愿意接着还是输——让曼城也赢得盆满钵满并追击利物浦,让本季后球队依然能比红军多一冠,让弗格森当年那个后来被证明为无比雄伟的伟大构想,还能苟延残喘——无疑,这些都是哀莫大于心死后的自戕式想法。

双红会现场的转播间内,内维尔希望提前退场,卡拉格希望跻身客队看台。卡拉格敢说“索尔斯克亚比不上克洛普,正像自己就不如费迪南德”——这自损八百的话,大内就说不出来。

赛后总结中,卡拉格百般递刀,内维尔就是不说索夏下课,还自认理性地提出:穆里尼奥和范加尔都是名帅,结果?内维尔当教练时被炒过,身为萨福德城老板也炒过教练。多少曼联球迷,经历比他纯粹,对索夏的态度,就走向两个极端。

不过,对俱乐部无比热爱和忠诚的大内,支持索夏的论据值得商榷。首先,穆范两帅尤其后者,接手曼联时都度过了事业巅峰期,已对最前沿的技战术失去足够的敏锐感知。两者无疑都是在多家顶级球队留下过奖杯和遗产的传奇名帅,但他们的带队理念和执教球风早不在头部。

足坛已流行高位压迫,穆里尼奥依然坚持低位防守。当快速推进成为强队必备方略时,范加尔还让球队用麻木无聊的中后场传导消耗时间。离开曼联后的表现,更证实两人早非顶级。穆氏带热刺以失败告终,如今在罗马也过了蜜月。范加尔则直到今年才再次上岗,但接手的是五年前让他仓皇败退的荷兰帅位。

可以说,自弗格森退休,曼联就没迎来任何当时得令的名帅。而且,即使穆范在个人巅峰期接手曼联,带不好球队也是事实。或许曼联应该想想,一位名帅不行,就换第二个,总有适合的那款。

这几天,路过卡林顿基地高层办公的走廊,有机会听过某个房间传出的对话里有“孔蒂”、“齐达内”的字眼。索夏会留下一支更年轻更激动人心的队伍,能诱惑名帅加盟。孔蒂,善用三后卫并曾在英超迅速夺冠。齐达内,足坛为数不多单凭存在就能压住C·罗的人物。

事情线月,理查德·阿诺德,即将接替伍德沃德任CEO的常务董事,如此赞扬索夏:“对他取得的成绩,世上没有比我更开心的了。”彼时,曼联最大的赛季目标,只是争四。而在曼联近5轮1胜1平3负的低迷前,伍德沃德上月表示,他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坚信”球队会成功。

董事们和管理者们的话不可信,何况是两个不懂足球的管理者。所以不用诧异奇耻大辱后,依然是索夏而不是其它人带队。挪威人已证明他无力承担曼联帅位,然而上季输掉欧联杯决赛还能得到一份三年合同,不怨他。“从上至下,曼联就缺乏通盘计划。”《曼彻斯特晚报》总结到位。

媒体说,“伍德沃德和阿诺德管理足球俱乐部的专长,仅仅体现在他们在管理一家足球俱乐部。”作为高管,阿诺德直到三年前才知道老特拉福德的客队看台在哪。两人都是商业专才,但难说是奇才。帮俱乐部卖球衣、在亚洲各地开设曼联商店、管理社交媒体——做到这些,无需奇才。但这俩能帮老板赚钱,而格雷泽们“对于足球的知识不够填满一张邮票的背面”。

“当曼彻斯特的房子着火”的本周一,阿夫拉姆·格雷泽对印度一家板球俱乐部的竞购失败了。阿夫拉姆过去两年内来过老特拉福德一次,他的兄弟乔尔上次来主场,则在2019年4月。曼联球迷们,说乔尔这位俱乐部联合主席之一,只是位虚拟人物。

高层中,曼联缺少熟悉足球的响当当角色。周二,新任足球总监穆塔夫还被拍到在基地兴高彩烈地对着摄像机挥手。弗莱彻在教练组的作用也被质疑。“索尔斯克亚摇摇欲坠,但他上面那几个也该摇下来!”《曼彻斯特晚报》如此说。

曼联球迷在撤退,利物浦球迷在狂欢。老特拉福德看台上,悲欢离合。弗格森铁青着脸,更显苍老。他的苏格兰老乡、红军名宿达格利什,在另一个角落笑逐颜开。

足球不会高于生死,它永远赢不了时间。曾执教苏格兰和流浪者,并在曼联辅佐过弗格森的苏格兰老帅沃尔特·史密斯,本周逝世,享年73岁。老友故去,年底将满80的弗爵心头更增悲凉。

阿历克斯·弗格森,未来很难再有的恐龙级名帅。他战胜过自己颤抖的双手,战胜了被曼城重挫的晚年低谷,他甚至战胜了脑溢血,在垂暮之年依然尽量出现在主场。接下来,这位苏格兰人能否“战胜”自己对曼联的爱?

有人说,弗格森退休后的干预,阻挡了曼联重新崛起。论据,有他钦定的莫耶斯和索尔斯克亚,都证明自己上限太低。新的论调,则是爵爷喊回家的C·罗,打乱了索夏对球队的打造。

C·罗确实挤占了青木的成长空间,但后者真的有对维拉里尔和亚特兰大两场欧冠都贡献绝杀的能力?C·罗确实将青木挤到右路,将该踢右路的桑乔挤到左路,并连锁反应般将季初踢左翼的博格巴挤回中场,直至挤到没位置。但变4231为三后卫的解决方法就在台面,索夏有什么魄力支持自己执迷不悟?

而且,当弗格森清晰看到挤满权力走廊的,都是那些只顾营收的商务人士时,当然会急,也有理由在C·罗到曼城前,出手阻止丑闻产生。试问:C·罗回曼彻斯特却进了隔壁的门,对曼联会产生几万点暴击?

反思,到伍德沃德这个层级就够。梦剧场“地震”,不会影响大洋彼岸。只要还在盈利,格雷泽们就会把俱乐部抓更紧。美国人的支持已经得力。并且,按曼晚跟队记者卢克赫斯特所言,和格雷泽们相比,“曼联应该庆幸没被本萨勒曼带血的双手染指”。曼联应该庆幸,现在的困境,依然仅关乎足球。

弗格森垂帘听政,助教卡里克上传下达,C·罗场上领衔——最小的变化,至少有望在强敌和恶战云集的11月,让球队抖擞精神。请高管们拨通越洋电话时,不要只播报数字和名字——这,就是曼联球迷如今最低的期待。至于未来之路,他们已无力去奢望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